张学良
张学良(1901年6月3日—2001年10月14日),字汉卿,号毅庵,乳名双喜、小六子,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桓洞镇鄂家村张家窝堡屯(旧称桑子林詹家窝铺),祖籍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,国民革命军将领,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,中国近代著名爱国将领。 张学良,人称“少帅”,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长子,他风流倜傥,是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。   在军阀的后代之中,张学良是难得的将门虎子。张学良自“皇姑屯事件”死了父亲以后,执掌东北,同年年底当即“东北易帜”,依附上蒋介石的国党,又没过几年,经周某从中斡旋,与杨虎城一同“西安事变”抓蒋介石抗日,最后有被蒋介石软禁,终身没回大陆。   张学良是一位著名的爱国将领,他对中国的最大贡献,莫过于东北易帜,积极对抗日本。更因此,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,为了国家的利益冒死发动了西安事变,最后被蒋介石监禁近50年。为此周恩来对其评价是:“民族英雄、千古功臣”。

两岸统一问题,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现实问题,是因国际势力干扰而导致的迟迟未能解决的国家内政问题。是现实问题,又和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; 是内政问题,又由于台湾地理位置、地缘政治及部分国家封堵中国、扼制中国和平崛起的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。因此,这一问题的解决在目前看来显得非常复杂和困难,同时台湾和南海问题、东海问题密切相关,因此愈来愈显得重要和迫切。如何破解?需要今人的智慧,也需要历史的经验。“要问山下路,须问过来人”。这是人类破解难题的一把钥匙。张学良在谈他的经历、人生经验时,也引用过这句话,他说道:“请你们不要说老气横秋,倚老卖老,这是我从心坎子里说出来的良心话。‘要问山下路,须问过来人’。我引用这两句话,不只是指着读书时,我所说的事,也都包括在内了。请三复斯言。”忠恳之情,溢于言表。

一个国家,要有地位,有力量,不受人欺负,非统一不可

尊严决定于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,地位决定于国家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力量,有力量才有地位,有力量才不会受他国的欺负。不受他国欺负,是国家独立、尊严的外部特征,而独立、尊严的基础是国家强大。张学良对此有着切身的感受和更深刻的理解,他说:“一个国家,要有地位,有力量,不受人欺负,非统一不可。”

当时中国人没有尊严,在自己的家门口受外国人欺负,原因何在?中国人口不可谓不众,中国军队不可谓不多,为什么不能撑起国家的尊严?为什么保护不了老百姓?问题出在哪里?张学良认为根源就在于国家不统一:“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,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国家不统一,地方诸侯各霸一方,互相攻伐,造成国家四分五裂。比方说,郭松龄倒戈,这是东北内部不统一;奉直战争,这是北方不统一;直皖战争、北伐战争,这是南北不统一。南方也是一样,和北方差不多,陈炯明炮轰总统府,等等,北方不统一,南方不统一,南北不统一,有点势力的诸侯,都在那为了自身的利益,你争我夺,互不相让。结果,遭罪的是国人,牺牲的是军人,受损的是国家形象和地位,占便宜的只有一个不怀好意来中国的外国人。”

90多岁高龄的张学良,谈起两岸问题,头脑十分冷静,他说,统一是必然,“不过,暂时是统一不了。”他在分析暂时不能统一的具体症结时指出:“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,一个是旗帜的问题,挂谁的旗?台湾要挂青天白日旗,大陆要挂他们的旗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是国号的问题,叫谁的国号?还是叫别的,台湾现在叫中华民国,大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到底叫什么。就这么两个最核心的问题,其他问题和这两个问题相比,都算不上问题。”

张学良人生百年,一直致力于国家和平统一,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个人代价,甚至是半生的自由。当他到了晚年回首往事的时候,并没有计较以往的个人代价,而是沿着民族要独立,国家就得强大,国家要强大就得统一的思路继续前行。本文摘自《百年潮》杂志201210期,作者:王海晨、杨晓虹。

“要问山下路,须问过来人”

两岸统一问题,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现实问题,是因国际势力干扰而导致的迟迟未能解决的国家内政问题。是现实问题,又和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; 是内政问题,又由于台湾地理位置、地缘政治及部分国家封堵中国、扼制中国和平崛起的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。因此,这一问题的解决在目前看来显得非常复杂和困难,同时台湾和南海问题、东海问题密切相关,因此愈来愈显得重要和迫切。如何破解?需要今人的智慧,也需要历史的经验。“要问山下路,须问过来人”。这是人类破解难题的一把钥匙。张学良在谈他的经历、人生经验时,也引用过这句话,他说道:“请你们不要说老气横秋,倚老卖老,这是我从心坎子里说出来的良心话。‘要问山下路,须问过来人’。我引用这两句话,不只是指着读书时,我所说的事,也都包括在内了。请三复斯言。”忠恳之情,溢于言表。

一个国家,要有地位,有力量,不受人欺负,非统一不可

尊严决定于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,地位决定于国家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力量,有力量才有地位,有力量才不会受他国的欺负。不受他国欺负,是国家独立、尊严的外部特征,而独立、尊严的基础是国家强大。张学良对此有着切身的感受和更深刻的理解,他说:“一个国家,要有地位,有力量,不受人欺负,非统一不可。”

当时中国人没有尊严,在自己的家门口受外国人欺负,原因何在?中国人口不可谓不众,中国军队不可谓不多,为什么不能撑起国家的尊严?为什么保护不了老百姓?问题出在哪里?张学良认为根源就在于国家不统一:“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,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国家不统一,地方诸侯各霸一方,互相攻伐,造成国家四分五裂。比方说,郭松龄倒戈,这是东北内部不统一;奉直战争,这是北方不统一;直皖战争、北伐战争,这是南北不统一。南方也是一样,和北方差不多,陈炯明炮轰总统府,等等,北方不统一,南方不统一,南北不统一,有点势力的诸侯,都在那为了自身的利益,你争我夺,互不相让。结果,遭罪的是国人,牺牲的是军人,受损的是国家形象和地位,占便宜的只有一个不怀好意来中国的外国人。”

90多岁高龄的张学良,谈起两岸问题,头脑十分冷静,他说,统一是必然,“不过,暂时是统一不了。”他在分析暂时不能统一的具体症结时指出:“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,一个是旗帜的问题,挂谁的旗?台湾要挂青天白日旗,大陆要挂他们的旗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是国号的问题,叫谁的国号?还是叫别的,台湾现在叫中华民国,大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到底叫什么。就这么两个最核心的问题,其他问题和这两个问题相比,都算不上问题。”

张学良由于长期被幽禁,读了大量的史书,他在探索国家尊严受到挑战和伤害时指出:“学习历史,一定要抓住重点,依我的眼光看,一个国家要在世界上有地位,在别的国家面前有尊严,让人看得起,国家必须统一。如果国家分裂,混战不断,就不会有人瞧得起你。也不单中国是如此,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一样。从历史上看,就看得十分明显,中国在世界上站得有地位的时候,都是中国统一的时代,中国被人欺负,被人瞧不起的时候,都是四分五裂时期。”19921月,他在作口述历史时,当时南斯拉夫正在内战,因而他说:国家只有统一才不会受人欺负,“历史上是这样,中国是这样,现在别的国家也一样。比如,现在欧洲的南斯拉夫……有内战,对外就没有力量,没有地位。”台湾不具备独立的条件,搞台独没有任何出路

“搞台独更没有出路”,这是张学良从总结历史经验中得出的结论,是分析岛情、国情和世界局势之后作出的判断。张学良说:“很可惜,我也不在政治上活动了,但我要阐明我的观点,阐明我什么观点呢?一个地方能够独立,它得具备很多的条件,它得有很多的背景,它得有历史的传统,台湾这些个事情都不够。”张学良说的很多条件,其中包括背景和历史传统。

第一,台湾独立不会得到国际社会承认。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,这是世界公认的。目前世界上拥有主权的国家有190多个,和台湾有“邦交”关系的只有20多个,而且都是非主流国家,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唯一拥有中国主权的国家共有160多个。这就清楚地表明,台湾独立是不可能的。

第二,台湾独立一定会遭到全体中国人的反对。如果一个地区政府违背民意,强行宣布独立,也不可能存在下去。皇姑屯事件之后,日本首相田中派出特使,要张学良至少可以“在南京和日本之间两边耍”。张学良回答得斩钉截铁:“你忘了我是中国人!我跟日本人说,你们日本糊涂啊……国家这样的问题,我怎么能跟你们合作?我跟你们合作了,中国的事情我还做不做了?中国人会怎么看我?还要我不要我了?”日本人“以为搞点利诱,给你点好处,给你个皇帝的虚名,你有困难我帮你一下,就可以当他的傀儡啦。这种思想,结果必然失败。”

90多岁高龄的张学良,谈起两岸问题,头脑十分冷静,他说,统一是必然,“不过,暂时是统一不了。”他在分析暂时不能统一的具体症结时指出:“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,一个是旗帜的问题,挂谁的旗?台湾要挂青天白日旗,大陆要挂他们的旗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是国号的问题,叫谁的国号?还是叫别的,台湾现在叫中华民国,大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到底叫什么。就这么两个最核心的问题,其他问题和这两个问题相比,都算不上问题。”

第三,台湾如果真要宣布独立,大陆一定动武。蒋介石蒋经国去世之后,张学良曾经到台湾几个主要的军事基地考察过,“我去金门、环岛旅行,看看风景是主要目的。不过,空军的基地也看一下。”海军基地也看了一下,“台湾没法跟大陆比”。“不仅是这些(空军、海军),大陆还有原子弹。可以这么讲,真是大陆使用原子弹的话,台湾整个没有了,整个毁了。”“但大陆不会轻易使用原子弹”,不过,“大陆动武的理由是有的”。张学良认为至少在两种情况下大陆可以动武:一是“台湾闹独立要是闹得出格了的话,大陆就可以动武了。”他引用郝柏村的话说:“搞台独就是两千万台湾人自杀。”另一种情况是:“如果民进党真把台湾弄得自个儿管不了了”,一旦“有外敌入侵”,那大陆绝不会坐视不管,动武“一点不含糊”。

张学良认为:“大陆对台湾也用不着打,台湾的军队不会跟大陆打的,军队不会帮着那些台独分子。军队是这样,我是维护国家利益的,我绝不能帮着你民进党。”

两岸统一,说简单也简单,就是换面旗

张学良对解决这一问题的前途并不悲观,他判断:“大陆和台湾将来统一是必然的。两岸不可能这样长期下去,中国总有一天会统一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90多岁高龄的张学良,谈起两岸问题,头脑十分冷静,他说,统一是必然,“不过,暂时是统一不了。”他在分析暂时不能统一的具体症结时指出:“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,一个是旗帜的问题,挂谁的旗?台湾要挂青天白日旗,大陆要挂他们的旗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是国号的问题,叫谁的国号?还是叫别的,台湾现在叫中华民国,大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到底叫什么。就这么两个最核心的问题,其他问题和这两个问题相比,都算不上问题。”

如何破解这两个难题,地区领导人需要顺应民意,要敢于拍板。国家要统一,总得有人作出牺牲,总得有人敢拍板。

在张学良看来,两岸统一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,说难,难在地区领导人的面子,说简单,如果地区领导人敢于拍板,勇于承担,那就是换面旗的事儿。“中国的事,历史上的事,你换了旗是那样,不换旗也是那样,不过你换了旗,你算是归属了中央了,你不换旗等于你在那独立。易帜的意义不在中央能不能派兵到地方去,一换旗,标志着那个地方是中国的一部分了,你外国就别在我这儿下蛆了,我们和中央之间没有可下蛆的缝,我们遵从一个中央政府。”两岸如果统一了,不仅对中央政府解决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有好处,对台湾地区的好处也是十分明显的,最起码台湾在政治上不会孤立于世界之外,在军事上不会处处受治于人,尤其是作为台湾民众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做后盾,可以以中国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行之于世界各国,不至于像今天这样,本来是中国人,又不敢报国号,一被问到“你是哪国人”,就有点不好言表的尴尬。

90多岁高龄的张学良,谈起两岸问题,头脑十分冷静,他说,统一是必然,“不过,暂时是统一不了。”他在分析暂时不能统一的具体症结时指出:“主要有这么几个因素,一个是旗帜的问题,挂谁的旗?台湾要挂青天白日旗,大陆要挂他们的旗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是国号的问题,叫谁的国号?还是叫别的,台湾现在叫中华民国,大陆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到底叫什么。就这么两个最核心的问题,其他问题和这两个问题相比,都算不上问题。”

两岸问题是家里的事儿,还是要坐下来谈,和平解决

1992年910日下午,张学良在台北首次会见大陆记者,记者问:“两岸大多数人民都希望统一,您的看法呢?”张学良回答:“我也是大多数人之一。”“目前两岸关系的发展是很不错的。头一个要把敌意取消,这是最要紧的。问题虽然很久,也很复杂……但慢慢来,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”

张学良判断:“大陆不会对台湾使用原子弹。比方说,大陆如果使用原子弹到台湾来,把台湾整个毁灭了,对大陆是好还是坏?台湾的经济与大陆关系越来越密切,如果把台湾炸平了,那大陆图啥呀?它要考虑。”

蒋介石活着的时候,一直在喊反攻大陆,蒋经国时期,提出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。张学良认为:“台湾统一不了大陆,这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,明摆着的。”“说是信仰三民主义,有谁能说清楚三民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中国的老太婆子,整天嘟嘟囔囔 ‘阿弥陀佛’,你问她‘阿弥陀佛’什么意思,她不知道。那三民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?多数人不知道。背总理遗嘱,就在那儿背,他的真正意思在什么地方?直到今天,孙中山死都死六十多年了,不说大陆,就说台湾,台湾是接受三民主义的,你随便抓一个人问问,三民主义怎么讲?八股文章!和牧师在那念圣经八股一样。”

“我赞成国民党和共产党坐下来谈,否则各自坚持单方面的国旗、国号,不是办法。台湾说我是正统,大陆说我是正统,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?你不能说,这个是中华民国,那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,不能同时存在两个中央政府啊!”“我在美国时问过吕正操,他说,政府不能搞两个,台湾是特别行政区,两种制度,武力是不能放弃的,若放弃了,岂不是给外来势力、台独分子以可乘之机。我和他说,这我能理解,不过,我认为武力冲突是最不好的,最好是中国人不伤害中国人。”“从以前到现在,我就一直觉得不要怕和共产党谈,不要怕和他们比。如果自己强的话,你怕什么?怕就是心虚嘛。